• <samp id="ecaia"></samp>
    <samp id="ecaia"><s id="ecaia"></s></samp>
  • 大 院

    編輯發布:網站新聞編輯部 ??時間: 2022-10-25?【字體:

    劉 斌

        24年前,我隨父母來到這里,從此便扎下了根。

        年少的我,和父母居住在不足70平米的房子里,父親正值壯年,依然在外頭打拼,我和母親安居于此,不再四處漂泊,倒也幸福安然。那時的大院,主干道兩旁是一排排的平房,居民樓最高也不過八層,操場設施略顯簡陋,遠沒有現在這般氣派,但快樂卻不曾缺席。

        這里是名副其實的“學區房”。馬路對面便是當時聲名遠揚的縣一中,在90年代曾比肩市里面最好的中學,許多市內的孩子都慕名前來求學。我也如愿以償,與院里的孩子們一道,成為了走讀生,每天往返于學校與大院之間。每到放學時,浩浩蕩蕩的隊伍格外引人注目,壯觀的場面堪比春運。

        中學時代學業雖然繁重,但同學之間的友誼十分堅固,許多在學校住讀的同學,也會在周末閑暇時光來大院玩耍。球場上,隨處可見奔跑的身影;假山旁,三三兩兩暢聊著心事。皎潔月光下,微風拂面,同學們騎著單車徜徉于安靜的院子,是一種別樣的享受。

        那時候,大院的老鄉還很多,大多是當年的鐵道兵轉業而來。同我年紀相仿的,很多在這里出生,當然也有同我一般,是半路轉來的。老鄉多的好處,可以相互串門,品嘗各家美食。最期待的是過春節,大年初一一大早,老鄉們便在操場上集合,挨家挨戶拜年,喝茶、打牌,嗑瓜子、嘮家常,一晃就是一整天,好不熱鬧。

        后來,我考上大學,離開了這片熱土,每年寒暑假,我都去了離學校較近的老家,回大院的次數屈指可數了。一起成長的小伙伴們畢業后也都各奔東西,大家一年難得相聚一次,大院竟成為了我們久別重逢之地。許多老鄉退休了都返回了老家居住,大院似乎變得冷清了許多。

        參加工作后,每年都有探親假,我回大院的次數多了起來。孩子們漸漸長大,父母頭上的白發也逐年增多,值得欣慰的是,我們住進了更為寬敞的房子,生活變得更加美好了。

        晚飯后,獨自徜徉于大院的每一個角落,曾經的美好記憶又浮現于腦海,如同剛發生過的一般。經過這么多年的沉淀與演變,大院變得更加宜居、更加大氣了。在大院居住的人們,換了一批又一批,他們見證了大院的變遷與發展。而一起長大的孩子們,以及那些年那些事,都已成為永生難忘的回憶。

        如今,我雖已搬離大院在外居住,但時常會帶孩子們來這里看望父母,或在綠茵道行走,或在籃球場穿梭,或在假山旁駐足,跟孩子們講大院的故事,希望他們長大了,能記得祖輩、父輩們曾經在這里接續奮斗的足跡。


    作者:湖北襄陽 一公司總部


    国内永久免费云服务器-蜜桃av人片在线观看-日本乱码卡一卡二新区软件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